我掉入了摄影这个大池塘,也没打算再出来

2017-11-09 10:44:14来源:千寻生活作者:匿名人点击

分享

Karen Khachaturov讲到自己作品,Karen很坚定。我问:"你有没有怀疑过自己做的事情?""有啊,而且很多。"Karen轻轻地笑。"那你怎么对付这种自我否定?""忽略它们。"我掉入了摄影这个大池塘,也没打算再出来我掉入了摄影这个大池塘,也没打算再出来

"这是我外婆,她84岁。"

我掉入了摄影这个大池塘,也没打算再出来我掉入了摄影这个大池塘,也没打算再出来

"这是我爷爷,他85岁。"外婆和爷爷都是Karen的模特。

Karen Khachaturov来自亚美尼亚,今年25岁。2016年,他被Vogue Festival评为"全球百名最具天赋的青年影像艺术家"之一。九月底,Karen第一次来中国,参加第十三届中艺博国际画廊博览会,头一回见他的作品,我几乎挪不开眼睛。这是现实,还是童话里的场景?

我掉入了摄影这个大池塘,也没打算再出来

Aspine Series, 2017在《Aspine Series》里,Karen选择拥有彩色外墙的小区作背景,让模特头戴刷过彩漆的铝管,铝管前端放著一枚彩色的"烟雾弹",当它被点燃并生出浓烟,Karen会站在准备好的角度,持续按快门,"抓住"烟雾。

我掉入了摄影这个大池塘,也没打算再出来我掉入了摄影这个大池塘,也没打算再出来我掉入了摄影这个大池塘,也没打算再出来

Aspine Series, 2017Karen说:"我想要制造一种介于现实和梦境之间的气氛,让人看到日常以外的另一种真实。""另一种真实",是Karen想通过自己的作品传达的讯息。Karen住在耶列万(Yerevan),这是他从小生长的城市,也是亚美尼亚的首都。和很多亚美尼亚的年轻人一样,他和家人住在一起,因为房租太贵。不过,好在耶列万市区的工作室价格还算合理,靠近市中心的房子每周租金几十美元。去年,他租下一间工作室,从家里出发,步行15分钟就到,从市中心,坐公车也只有两站。起床,喝咖啡,偶尔煎个鸡蛋,早餐结束,背上相机,走路去工作室,做准备、搭建场景,除了偶尔户外拍摄,这是Karen的固定行程。开拍前,他还得"祈祷"一下今天能够按时开工,"亚美尼亚人大多很准时,除了我的模特们"。从两年前开始,Karen的整个生活都被手上这台相机改变了。以前,Karen书包里背的是笔记本电脑,每天的主业是敲代码和设计网页,名片上的介绍是"XX公司程序员",他刚大学毕业,学的是计算机专业,这是他服完兵役后上的第二所大学,直到毕业,他依旧对这个专业无感。22岁的Karen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为了养活自己,先找了份专业对口的工作。"那时候,我完全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对周围的东西视而不见。"渐渐地,Karen觉得这种生活有些难以忍受,身边有朋友喜欢摄影,在他们的影响下,工作不久后,Karen买了自己的第一台相机。2015年,23岁的Karen经历了一些事,在几乎找不到出口的时候,他忽然对周遭的一切都有了新的感受,Karen试着用相机捕捉它们。

我掉入了摄影这个大池塘,也没打算再出来我掉入了摄影这个大池塘,也没打算再出来我掉入了摄影这个大池塘,也没打算再出来我掉入了摄影这个大池塘,也没打算再出来

Sopa Series摄影好像能够帮自己表达一些东西,Karen开始认真对待这件事情,他辞去工作,背包里的电脑换成了相机。"路边的行人、头顶的窗户、来去的车辆,过去,我根本不关心这些。现在,我开始关注身边细小的事物,走到哪里都觉得很有意思。"摄影给了Karen一双孩子的眼睛,让他对世界保持着初见的惊奇。而他的摄影作品,则成了带有Karen基因的"信号塔",不停发射光波,吸引来频率相近的人,"我开始认识很多很多价值观相近的人,以前,我不知道他们的存在",因为摄影,Karen的世界一下开阔了许多。几乎每天,在脸书、Insgram、Behance等平台上,Karen会收到来自各地的留言:"我好喜欢你的作品,我的心快要爆炸了"、"你有一种不多得的天赋,一定要好好保护"、"谢谢你,创作这么好的作品"......Karen会一条条地回复,因为留言数量有点多,多数时候,他会写"thanks",或是简写版的"Tks"。开始摄影后,Karen生活的另一大变化是不再正常吃饭,早餐咖啡,午餐咖啡,晚餐也是咖啡一杯。去其他国家或城市拍摄时,他通常会随意找一家快餐店,吃点汉堡薯条,解决一下肠胃的抗议:"我对食物没什么要求,只要能够解饿就好了,抓紧时间拍照比较重要。"看到公车上几个男孩埋头玩手游,Karen忽然冒出一句:"这完全是一种浪费时间。"而Karen,在打第一份时就有了珍惜时间的意识,那是份派传单的活儿,每天去各种住宅小区,挨家挨户敲门,递上小广告,那会儿他14岁,还在读中学。Karen做过一份志愿者的"工作",去德国照顾老人,一个月里,他每天和年迈的老人在一起,听他们说话,提供简单的照料。这段经历或许影响了Karen的拍照,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做过他的模特。从小有很多爱好,但没有一样特别强烈的,中学毕业,Karen16岁,不知道想做什么,听爸爸的建议,Karen报考了医学院,他想,自己挺喜欢读心理学、生物学方面的书,当个医生或许还不错。

我掉入了摄影这个大池塘,也没打算再出来我掉入了摄影这个大池塘,也没打算再出来

Vegan Series, 2017学了医,空闲时Karen还是会做一点和艺术有关的事情,画画、摄影、戏剧、音乐......"在亚美尼亚,80%的人都喜欢艺术"。Karen觉得,一个人最好有几个爱好,这样在某个地方陷入死胡同的时候,可以切换频道,减少危险。而体验更广阔的世界,也能避免灵感枯竭。去德国做志愿者前,Karen给自己买了一架电子琴,音乐,是他第一个认真对待的爱好,比摄影更早。"Music is my usual soul insprational ceremony." (音乐是我灵魂上灵感的典礼)在Karen的手臂上有两个文身,一个是马列维奇(Kasimir Malevitch)抽象画提取的元素,另一个是这句话。Karen也想过做一名音乐人,他曾经痴迷60年代的经典摇滚,学歌让英语变得很好。现在,爵士乐是Karen的最爱。最近,他准备邀请邻国格鲁吉亚(Geogia)玩说唱音乐的朋友来耶列万,一起做一些爵士说唱的即兴音乐试验。回头看,Karen做过好多互不搭边的事情:学医、快餐店厨师、钢琴、网站程序员、婚纱摄影师......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可以留住他全部的热情,直到遇见摄影。Karen说不清楚对摄影的热爱从什么时候开始,只知道摄影已经是生活中的绝对主角。"一接触摄影,我就停不下来,它像一个大池塘,让我深陷其中。"来中国,Karen的一大计划是买衣服,亚美尼亚的衣服比较贵,他想在这里买些便宜的。我提醒他,中国很多都是山寨产品,他摆摆手,"没关系,我不在乎什么品牌,只要能穿就行"。Karen尽量减少生活开支,给摄影项目多留些预算,"我不会追求设备更新,拥有最好的相机还是可能拍出很烂的作品,我希望将钱都用在每个摄影项目上,比如说用来完善道具"。

我掉入了摄影这个大池塘,也没打算再出来

Vegan Series, 2017

我掉入了摄影这个大池塘,也没打算再出来

Aspine Series, 2017目前,Karen的经济来源主要是商业时尚摄影,接活的时候,他会遵从乙方要求,偶尔试着在其中加入一点自己的元素。"我会把赚钱和创作区分开,我不希望我的创作是为谁服务的,创作的时候,我是完全独立自由的,拿起相机,我来决定应该拍什么,怎么拍。"Karen很享受这种主宰摄影全过程的状态,特别是体验过婚纱摄影"流水线模式"之后--摄影师们去到婚礼现场,脑子里都是提前计划好的拍摄方案,哪些时间点拍哪些角度,咔嚓几下,拍完就收工。"他们不知道,婚礼现场不是固定不变的,总有很多未知的场面,但是,他们从来不去挑战自己,只是像机器一样,完成任务。我不能接受这种工作方式。"现在,Karen随时带着自己的相机,去到每个地方,都试着捕捉那里"独有的氛围和味道",比如在古巴首都哈瓦那,他抓住了共产主义时代留下的红色印记,虽然照片是黑白的。

我掉入了摄影这个大池塘,也没打算再出来

Karen脸书上的古巴照片和照片背后的故事在自己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城市,Karen也不断有新发现,彩虹色的住宅小区、网球场的破足球、商场的手扶电梯......Karen将自己拍的这个短片视频发到脸书,一个女孩留言道:如果是我躺在那儿,我的头发肯定会被电梯吃掉!选定地点后,Karen就和模特约定时间去拍摄。事先想过怎么拍,但到了现场,总会有很多新鲜元素出现,他试着将不同的声音结合起来:"构图、颜色、造型、模特......我觉得摄影像是拼图游戏,有的小块是提前准备的,有的是临时出现的,到了现场,我会去感受当下,再决定怎么拼好这幅'画'。"

我掉入了摄影这个大池塘,也没打算再出来

Popcorn Series,

我掉入了摄影这个大池塘,也没打算再出来

Vegan Series, 2017有时候,Karen会在自己的工作室搭建场景,"素食者(Vegan Series)"、"爆米花(Pop corn Series)",为了让画面的自然,他没有用窗帘,而是根据画面需要一遍遍刷墙,现在,工作室墙上的尤其已经超过六层。

我掉入了摄影这个大池塘,也没打算再出来

(免责声明:图文转自网络,仅供学习与交流,非商业用途,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

最新文章

123

最新摄影

微信扫一扫

第七城市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