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表奖优秀动画大片《麋鹿王》之谜

2015-10-14 16:06:16来源:作者:人点击

【火星时代专稿,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同大多数CG电影一样,《麋鹿王》的制作环节也无外乎以下几个部分:剧本——分镜头脚本以及3Dlayout(将故事脚本转化成画面再把二维画面脚本做成三维的预演,以便通过预演达到浏览整个故事的目的。)——原画设计(包括场景和角色造型设计。)——建模(角色人物道具场景等模型。)——材质灯光——动画(为所有的角色人物或动物赋予动作,给予生命。)——特效(通过三维软件模拟自然界的风雨雷电、火焰、灰尘、烟雾水流等等以达到真实生动的自然现象。)

下面针对各个环节遇到的一些问题做一个简单的概述,跟同行们共同交流一下,希望给予指正。

好的编剧≠好的动画编剧

业内一直有一句话:剧本、剧本,一剧之本;《麋鹿王》的剧本从成型开始到投入具体制作故事版、Previes(镜头预演),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修改,直至电影成片接近尾声之时,还在调整叙事结构和故事情节。其原因就是想让整个故事更完善,更吸引人。然而这也说明了一个问题,在中国做动画尤其是做动画大片,剧本难求。好的剧本、适合做成三维动画的剧本更是难求。针对这个问题我个人认为:目前中国动漫产业属于蓬勃兴起并发展的黄金时期,看好中国未来动画市场的影视编剧们可以投身到动画编剧这个行列来,尽管这个不成熟的行业还不能完全满足这些编剧们的吃饭问题,但相信不远的将来动漫产业势必炙手可热。同时,国内有规模有实力做CG电影的团队可以自己从公司创立之初就开始培养自己的编剧,一个不够就两个甚至更多,因为目前在迪斯尼或皮克斯不同的编剧在每年度都会提出不同的创意,经过筛选后适合的被应用,并被提到制作日程。经过选择淘汰更容易出精品。当然,很多公司通过市场吸纳好的剧本,这样会相对灵活一些。

麋王化生图_春

在实践中摸索动画镜头语言和工作流程

对二维故事板及Previes(三维镜头预演)来说,在制作之初就是一个关键的课题,不但要考虑如何将文字转化成画面,同时又要兼顾对镜头语言的把握。好的故事只是基础,好的镜头组接及剪辑则更见导演的功力。当然在镜头的运用上我们也更多的学习借鉴了国外优秀的电影和动画片中的叙事方法,这个很多业内的人士大概也能看的到。我个人认为,有效地借鉴和学习是必要的,毕竟我们与好莱坞迪斯尼的差距不止一点点,像优秀致敬不丢人。

麋王化生图_夏

中国的动画目前不像国外那样成熟,资本运作也不能尽情挥霍,为了做到高效并节省成本,我们将二维的故事板跟三维的镜头结合到了一起,没有按流程顺序逐步进行,两组人员在一起商讨,边绘制故事板边制作三维镜头预演。最初阶段还有时间修改完善二维故事板,当制作进入紧张阶段时,更多的是从三维入手,二维只是做讲解时的辅助,这样会更直观的看到最终镜头的效果。即便如此,镜头的修改还是在所难免,而且不止一次的修改;通过镜头组接不断推敲叙事是否清晰、简洁流畅,同时又要分析当下观众群体对叙事节奏的接受程度;然而镜头一旦修改,之前被应用到后面动画镜头中的摄像机、特效以及场景就需要重新导入修改的摄像机,并对动画、特效、场景进行修改。类似的环节在具体制作时让每位员工都很头痛,但又无奈;这里面有制作流程的问题、创作思路的更改和变化以及创作经验等等原因。然而更主要的是工程时间的限制,如果等镜头都做完善了后面的环节再开始,那么中间就会有太多时间被搁置,这对制作成本来说是不允许的。当然,也有人会提出:与其让错误出现还不如确定后再开始,但我想这也许是中国动画资本市场和机制还不成熟的表现。在不久的将来,当我们对投入《麋鹿王》的三千万感到无所谓的时候,这个问题或许也就迎刃而解了吧!最终值得高兴的是,在各个环节高效紧张的工作下电影如期完成,除去前期的准备及后期的配音工作,VINVO团队的制作阶段仅用18个月的时间,在后来的发行工作中很多投资商问及此事都觉得这是个奇迹,是不可能完成的。没办法中国动画不允许我们拖沓;正因如此,年轻的VINVO人在紧张高效的工作实践中实现了自己的第一次人生蜕变——成长为了战士。

麋王化生图_秋

麋王化生图_冬

下面谈一下关于片子中涉及到的一些技术问题。《麋鹿王》的制作方向以及技术实现更多的是沿袭了欧美动画的制作路线,这样势必会触及三维领域的一些前沿技术及软件的开发应用。

从角色毛发看风格定位

《麋鹿王》中需要制作的角色有80多个,大部分的麋鹿我们都用了真实的毛发效果,MAYA自身的Fur在我们制作每一个角色时发挥了重要作用,每只鹿的毛发最少的要200多万根,最多的像主角攸攸(YOYO)因为出现的镜头较多、特写、各个角度都有,所以攸攸的毛发已经接近1000万根,这里面还不包括局部应用到的Hair,比如大部分鹿的尾巴以及鹿长老的眉毛、驴鹿的头发。我们利用Nurbs面片建模的方法先将头发塑型,再将其转换成Hair,然后在进行动力学解算,对于现在大家看到的毛发效果我们还并不满意,对毛发的质感和量感以及近乎于自然真实的目标,将是我们的下一个课题。

打造真实的皮肤纹理效果

除了毛发,角色纹理及材质效果对我们也是一个挑战,最终我们利用Mental ray 的sss材质来模拟真实皮肤的透光效果,然后结合Zbrush制作复杂角色的凹凸纹理,生成法线贴图后结合Maya来实现角色的生动效果。

最初阶段如何制作电影级别的角色,对于大家来说都是一个很激动的目标,还好目前网络上有很多国外的高级教程,大家也是在不断学习中成长起来的,每个角色的制作都凝聚了模型、角色和特效制作人的心血在里面。

享受特效制作的苦与乐

《麋鹿王》的特效大都是由三维来完成的,大到角色群体、火烧山、倾盆大雨,小到每一个角色衣服布料、头发的动力学、地上风吹的小草、灰尘、烟雾、风沙等等,无一不需要精心的制作 。

角色群体

一谈到群体首先想到的是巨大的工作量和计算机的承受能力,制作中首要保证效果然后会考虑不同的实现方法对系统内存的要求,为了实现想要的效果同时刷新预览又要快,我们会按镜头的景别将中远景的角色换成低模并去掉毛发,只靠颜色贴图效果来实现;粒子替代不同景别的高中低模型,这样分成不同的文件制作,除非运算量不大机器内存允许,否则都要分开制作最后再合成。即便如此,制作和渲染量还是很大很慢。我们自认为这是一个有效的制作方法,但最终在影院观看时,却能够看出远近的差别还是很明显的。这个问题也是以后在制作时间和资金允许的情况下在下一部电影中要解决的问题。

特效的制作对制作人员的要求比较高,他要尽量熟识更多的技术环节和相关软件,在制作中才能第一时间想到不同的解决方案,并确定哪个最有效最容易解决,并提前测试,这些都是影响进度的不确定性因素,所以制作特效是个很有挑战性的工作,要想达到理想的效果并不轻松,“抓耳挠腮、自暴自弃”都是形容特效制作人的理想名词,可一旦有了满意的效果便会大振人心,其中苦与乐唯有尝试了才能真切的体会。

流体

关于火场和雨场的制作,我们尽量避免了后期合成的方式,尽可能使用三维的方式来实现,这个在我们接下来的立体电影制作中至关重要。其中运用最多的是流体(Fluid),如火烧山的特效制作。因为大部分是在丛林里,每棵树都需要单独加一个流体盒子,场景组的模型一旦修改特效组就需要重新对位,同时场景灯光还要兼顾火光的闪动动画与特效火焰节奏的配合,关于特效就介绍这些吧。

《麋鹿王》是我们这个团队的第一部作品,现在已经在全国大中城市的院线上映了,但团队的人员还没有停下脚步,正在为立体的上映忙碌着,同时也在不断拓展自己的专业技能和领域,为下面的百集系列做着前期的准备工作,继续在其他的项目中磨练技术。我坚信每一个经历了《麋鹿王》的同事都是战士,多少个不眠的日日夜夜他们激情澎湃的战斗足迹把他们的人生第一步踏的结实,跨的够远。《麋鹿王》故事简介

  麋鹿、人类、怪兽共同生活在一个生机勃勃的世界里,但这三者之间也在延续着亘古以来的斗争,并以寻找神秘的“麋鹿王”为核心而展开了一段奇妙和惊心动魄的历险。  麋鹿公主攸攸在这次历险中因为误食仙草而变成了美少女,并拥有了“迷踪腿”的绝招。在寻找麋鹿王的过程中,她邂逅了英俊、善良的人类王子。然而人类和怪兽为了寻找到麋鹿王,残忍而不间断的向自然界发动着进攻,杀害了许多小动物也破坏了大自然的平衡。  勇敢的攸攸公主和善良的人类王子为了维护世界以及大自然,毫不犹豫的和恶势力展开了战斗。流血、牺牲,相伴着永不妥协的爱心,攸攸公主和人类王子最终战胜了破坏自然的敌人,寻找到了麋鹿王。那是一个充满了爱的地方,攸攸公主为了挽救即将战亡的王子,再次变回了麋鹿。人类王子在战胜了恶魔后,也变成了麋鹿,和攸攸公主以及可爱的麋鹿们共同奔向辽阔的森林……

本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火星时代同意其观点或描述。

最新文章

123

最新摄影

微信扫一扫

第七城市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