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将心事向琴弹,一曲断肠怨。

2017-10-13 13:38:35来源:作者:人点击

分享

清风起,歌满弦, 谁将心事向琴弹,一曲断肠怨。
君泪盈,妾泪盈, 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未平,怎忍离情。
知音少,情已渺, 挥一挥衣袖,让尘埃落尽。
你无言,我无语, 就怕一转身,千年后已经忘了你 。
这一世, 我在佛前叩拜,请佛祖还我一个心愿。
是山太高,还是水太长? 那前世的风,终卷不起今世的云。
雪染白了一个又一个轮回, 心等待了千年又一个千年。
那碗孟婆汤, 早被我倾入忘川,忘川千年的煎熬, 早已熬干了泪眼。
在下雪的日子, 我依然敞开一扇门, 怕你在外时间久了心会冻僵; 在黑夜降临, 我焚心熊熊燃烧照亮, 怕夜黑你疏忽错过回家的路。
停下吧, 为爱做一个短暂地呼吸, 前世的风太冽,吹到心疼; 今生的情太短,只一根烛的明灭。
如若给爱一个暖巢, 只一清风起,歌满弦, 谁将心事向琴弹,一曲断肠怨。
君泪盈,妾泪盈, 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未平,怎忍离情。
知音少,情已渺, 挥一挥衣袖,让尘埃落尽。
你无言,我无语, 就怕一转身,千年后已经忘了你 。
这一世, 我在佛前叩拜,请佛祖还我一个心愿。
是山太高,还是水太长? 那前世的风,终卷不起今世的云。
雪染白了一个又一个轮回, 心等待了千年又一个千年。
那碗孟婆汤, 早被我倾入忘川,忘川千年的煎熬, 早已熬干了泪眼。
在下雪的日子, 我依然敞开一扇门, 怕你在外时间久了心会冻僵; 在黑夜降临, 我焚心熊熊燃烧照亮, 怕夜黑你疏忽错过回家的路。
停下吧, 为爱做一个短暂地呼吸, 前世的风太冽,吹到心疼; 今生的情太短,只一根烛的明灭。
如若给爱一个暖巢, 只一根烛的时间也就足够, 至少让爱有过一瞬间的辉煌。
根烛的时间也就足够, 至少让爱有过一瞬间的辉煌。

最新文章

123

最新摄影

闪念基因

微信扫一扫

第七城市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