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故事留给光阴,把回忆留给时间_心情日志

2018-01-03 11:57:11来源:作者:人点击

分享

  缘起途中(截取一位Y姓好友与H姓先生之间没有结果的故事)

  两年前的10月相识于一通电话,彼此是业务上的合作伙伴,未见其人只听其音,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甚至只问姓不问名,故而一直不知其完整称呼。就只觉得整体素养不错,待人客套和气,说话比较有内涵,不像一般的业务员说话叽叽咋咋的,粗俗至极。这一点至少让Y姓朋友在过去的一年里对他的印象停留在这里。原本以为两条平行线上的两人这一辈子不会有交集,只知姓氏,不知名字的方式相交下去,君子之交淡如水。

  1年半后,公司一个新项目的启动,让两人的联系较之前一年多才一两个电话的联系一下子变成一周一两个电话的状态,节奏似乎在加快!在频繁的通话之后,Y姓朋友一直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但是尴尬到不敢去问,毕竟接触这么久,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会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 踌躇多次,最终还是问了:“能否告诉我你叫啥名字,很抱歉,真的没记住”。问完后,Y姓朋友说她当时后悔了,因为记不住名字真的是一种很不礼貌的方式,她担心对方会很生气。 短暂的沉默后,对方还是亲自告诉了名字。

  知道名字的那一刻,她深深的将名字刻在了心里,潜意识的暗示自己永远也不要忘记!再也不能做这么不礼貌的事情了!

  所有的一切照常顺利的进行,Y和H正常的进行业务上的合作接触。也许是工作的繁忙,压力的大!闲聊之时,H说心情不好压力大,Y说那一刻自己也不知道为啥有点心疼,所以想着请他吃个饭减减压。就这样所有的故事因为这顿饭揭开了序幕………………

  狗血情结:酒后乱性,一次中招

  其实两人都不怎么熟悉热络,吃饭时间也是各自玩手机,相顾无言,许是觉得不够尽兴吧!商量着去喝酒,喝酒喝吧,一不留神喝多了!两人就相携手去开房了!其实到了房间彼此都清醒了,不能说醉,根本就是思路很清晰!但是谁也不愿意承认,就想着将错就错,将彼此融合在一起,这时候两人可以说没有啥爱情可言,纯粹是高压下想发泄,抑或是长久以来内心的孤独与寂寞蚕食太久,故而想借此来个彻底的解放。那一刻的放纵忘却了彼此都有家庭,都有孩子!年轻的两具身体已将这一切抛诸脑后,责任、道德与欲望相比,已经被甩的无影无踪。 所有的故事以为一夜情后,再也不会有第二次!

  但是两个走的路线注定了,无法一次后就形同陌路。一夜之后,当时没有感情,之后却发现对彼此多少存在着感情。

  那一夜之后,两人似乎没有陌生感,没有隔阂与距离,就像是黑暗里孤独的两颗心找到了彼此相互的依靠,找到了温暖的亮点,慢慢靠近。

  在之后的一个月里,两人就像刚谈恋爱的孩子,恨不得天天相见,事实是一周只见一次。原本以为所有的这一切都会这样甜蜜下去,所有的事情因为一个报告炸开了锅,乱了方寸。

  Y说和H在一起一个月后,一次检查报告显示有了。Y说说实话她很开心有了,但是她说吃药了,孩子是没办法留了。 她踌躇着、犹豫着告诉H这件事情,H似乎像是遇到了什么害怕的事情一样,没了方寸,不知道如何是好?

  Y当时是真心不想让H为难,一个人承担下所有的不安,冷静的思考对策,认真的应对这个问题!考虑再三回家处理,H开车送她回去的,送她回去的前一个晚上,H的一句话让她萦绕在脑海里久久不能忘怀。也许她真的错了!

  当时Y说她有预感,孩子拿了之后,H会对他慢慢冷淡,不再如此关切。

  事实的确如此,手术结束后的几天,H的态度的确冷淡了,整个休养的过程不再有关心、呵护、关照,甚至在Y工作繁忙,手术后5天赶回工作岗位的时候,H也不曾来看一眼。那时候Y深切的感受了,这就是所谓的露水情缘,露水散了,一切也都没了。

  Y说那段时间身体虚弱,工作压力大,H的态度数度让他抓狂。所以经常生气的质问,她说当时的自己很傻,明知道对方不爱,不在乎,再多的质问又能回报啥呢? 这样所有的导火索以为Y的一条质问信息爆发了,H已经有了别人了,那人看了Y发的信息,和H爆发了冷战,那个一瞬间,H乱了,疯了,他乱了问Y他该怎么办。 其实Y当时明白了,他会问这个,意味着要Y离开、放下。 因为下意识的行为已经决定了H选择了谁。 那段时间Y说她不敢想象,度日如年,心如刀割,也不断地说服自己放下,努力的看书,努力的工作试图把这所有的伤痛掩盖、磨平………………

  Y说了句:这辈子再也不想那么痛了 !

  手术后一个月里:身体和心灵的创伤带给了Y无尽的痛苦与折磨,她想着该出去走走、散散心,离开伤心的地方透透气,回来重新开始。在这一个月里,她放下了所有的自尊和底线,只求H能多关照她一眼,甚至配合H的所有要求,只求他多关注她一下,不要放弃她,泪水、尊严、底线在那一刻已让Y成了连自己都唾弃的人了。 (她说现在想来挺可笑的,这样子哪里算是爱情,哪里算得上彼此相爱,顶多是她一个人的自我意愿罢了)

  旅游果然会让人身心都恢复得快,回来的日子里Y感觉确实轻松了很多,可以比较正常的看待和H的关系,对他也不再那么的牵肠挂肚。不是不爱了,而是不愿意再把自己置放在没有尊严和底线的位置上。(Y说那时候她其实不乏有其他的追求者,爱她、呵护她的很多,但她一心想找一个自己爱、也爱自己的人)

  慢慢的,Y和H在后面的时光里,吵吵闹闹、分分合合,每一次在Y的妥协下两个人又继续前行着。………………把故事留给光阴,把回忆留给时间!

最新文章

123

最新摄影

微信扫一扫

第七城市微信公众平台